秒速彩票|官网地址

保不齐就有一些叛徒奸细混杂在其中阴魔宗便是

反之沈白若是想杀我,他也不会管此地到底是不是坐忘剑庐的地盘,直接就会持剑杀过来。
 
    现在沈白被我废掉了,你们沧澜剑宗却是连一个拿得出手的人物都没了,还当真是可悲的很啊,你这个大师兄,却是还没有一个沈白有魄力,你师父应该对你很失望吧?”
 
    窦广臣之前的确是没想动手。
 
    沧澜剑宗现在正在低谷,而且他也依稀知道他师父正在治疗着沈白,他师弟还是有一线生机的。
 
    所以这一次来参加天下剑宗大会的时候,柳公元都已经说了,让他隐忍低调,这一次沧澜剑宗只是走一个过场而已。
 
    不过不得不说,楚休的嘴也是毒的很,两三下便将窦广臣也撩拨的怒火上涌。
 
    其实真正刺激他的还是楚休说他不如沈白,让柳公元失望的那句话。
 
    虽然整个沧澜剑宗都知道,柳公元倾尽沧澜剑宗所有的力量就是要为了培养沈白,这点他这个大师兄也是默认的,也并没有什么嫉妒不服之类的心理。
 
    不过这些东西他可以接受,但却容不得外人来说。
 
    窦广臣身后的两柄长剑同时出鞘,寒冰剑气跟赤炎剑气融合在一起,水火不容在窦广臣这里却是变成了相辅相成,威势不是一般的强大。
 
    昔日楚休外罡境之时,面对窦广臣这等天人合一境的武者只能犹如老鼠一般的四处闪躲,狼狈至极。
 
    而现在再面对所谓的天人合一境时,楚休的心境却已经是有了明确的变化,所谓的天人合一,也不过是如此而已,他又不是没杀过!
 
    楚休端坐不动,手捏大金刚轮印,而且因为修炼过大金刚神力的原因,楚休在施展佛门武功时,他自身的罡气竟然带着一丝淡淡的佛光金芒,好像真的是有着金刚威势一般。
 
    轰然一声巨响,窦广臣的剑芒被撕裂,楚休的身形巍然不动,窦广臣却是后退了三步,脚下的椅子直接碎裂。
 
    他们这边传来的动静太大,在场的众人也都向着窦广臣和楚休这边看去,脸上纷纷露出了惊诧之色来。
 
    虽然龙虎榜上的年轻俊杰越级干翻老辈的武者并不是什么新鲜的事情,不过窦广臣怎么说也是成名已久的人物,沧澜剑宗的中流砥柱,柳公元的大弟子,结果现在却是被楚休就这么轻易的就击退,这也显得有些太过废物了一些。
 
    实际上窦广臣昔日能被柳公元收为弟子,并且还在沧澜剑宗内成为仅次于柳公元的存在,窦广臣当然不是庸才,只是楚休太强了一些。
 
    修炼了大金刚神力之后,楚休算是将自身最后一个短板也给弥补上了,在同阶武者看来,现在的楚休简直就是无懈可击一般。
 
    底蕴强大深厚的内力,外加虽然不算强,但却也绝对不算弱的精神力,最后再加上修炼大金刚神力之后那强大无比的肉身,现在的楚休在五气朝元境当中几乎无人能敌,哪怕是天人合一境的武者当中,楚休也有把握胜过大部分人。
 
    就在窦广臣恼羞成怒还想要继续出手,楚休也是目露杀机时,一柄完全由寒冰之力凝聚成的长剑轰然而落,竖立在楚休跟窦广臣的身前。
 
    那柄长剑完全就是用空气当中的水汽凝聚而成的,堪称是天地之力化剑,能够做到这点的是什么身份,那也就不用多说了。
 
    一个身影从楼上走下来,看着下面的场景,冷声道:“都打够了吗?想要打,等天下剑宗大会开始的时候随你们去打,我剑离阁可不是给你们解决私人恩怨的地方!”
 
    走下来的那名武者周身气势滔天,赫然乃是一名武道宗师。
 
    而且他的相貌也是十分奇怪,四十多岁,八字眉,耸搭着脸,天生一副苦瓜相,让人看了有些忍俊不禁的感觉。
 
    不过眼前这人虽然长的有些搞笑,但却没有人敢在他眼前笑,这位的脾气可是出了名的不好。
 
    他便是坐忘剑庐南剑峰峰主,‘苦心剑’燕不合,堪称是一个奇葩怪胎。
 
    坐忘剑庐出身的弟子心性沉稳,在江湖上的名声向来不错。
 
    结果燕不合却是正好相反,跟谁都合不到一起去,脾气也是异常的暴躁,早年间可是得罪了不少人,若不是后来被坐忘剑庐收留,燕不合有很大的几率直接会被人硬生生打死的。
 
    不过就算是加入了坐忘剑庐之后燕不合的脾气也是没有改变,霸道强势,坐忘剑庐对外跟人打交到,少不了要胡萝卜加大棒的,这燕不合便是那根大棒了。
 
    楚休摊了摊手道:“燕前辈,在场的诸位可都看着呢,可不是我先动手的,当然某些人若是不服气,想要出去再战一场,我楚休也奉陪到底。”
 
    一旁窦广臣气的面色发红,但燕不合在前,外加方才楚休那一记大金刚轮印的威势他已经察觉到了,强行跟动手,他也讨不到好处的。
 
    一想到自家师父的吩咐,窦广臣只得憋屈的压下自己心中的怒火,直接甩手离去。
 
    看到这一幕,在场的众人都是面面相觑。
 
    沧澜剑宗现在竟然没落成了这般模样?
 
    跟楚休相比,窦广臣是江湖前辈,更是沧澜剑宗内仅次于柳公元的存在,结果在楚休的手中窦广臣却是只能忍气吞声的退让,沧澜剑宗的脸面可都是被丢光了。
 
    楚休眯着眼睛看着窦广臣,他其实倒是希望窦广臣什么都不顾的对他动手,那样他也有机会正大光明的将对方斩杀。
 
    这不是楚休杀性重,而是自从他废掉沈白开始,他跟沧澜剑宗便已经结下了不死不休的仇怨了,这也可以说是楚休所结下的唯一无法善了的仇怨。
 
    楚休杀了七叔,数次击败夏侯无江,他得罪的只是夏侯镇这个家主一脉,而并不是整个夏侯氏。
 
    而楚休杀了明尘,得罪的也只是明尘他师父这一脉,甚至连整个金刚院都算不上。
 
    但楚休废了沈白,他废掉的可是整个沧澜剑宗未来的希望,这绝对是不死不休的大仇,所以说面对沧澜剑宗的弟子楚休也不用留情,不用思考后果,一个字:杀就是了。
 
    燕不合看了楚休一眼,淡淡道:“龙虎榜第六的楚休,我听说过你,龙虎榜前十的俊杰当中,你是出现频率最多的一个,惹事的能力可不差。
 
    不过在我坐忘剑庐的地盘上,你若是还不收敛,那就别怪我不给你们关中刑堂面子了!”
 
    楚休淡淡道:“燕前辈这可冤枉我了,我楚休从不主动生事,人不犯我我不犯人,每次可都是麻烦找上的我,我也只能选择还击喽。”
 
    深深的看了楚休一眼,燕不合道:“希望如此吧。”
 
    说完之后,燕不合便直接转身离去,楚休继续坐在这里悠哉悠哉的吃饭,不过这一次却是没人再把目光投向楚休了,这位可不是什么好惹的存在。
 
 
------------
 
第三百七十四章 魔道会盟
 
    深夜时分,剑离阁的客房内,楚休的房门外传来了一阵敲门声。
 
    楚休打开房门,一名相貌陌生,身穿白衣的中年人站在那里,轻声吐出了两个字来:“是我。”
    楚休有些好奇道:“那真的徐松涛呢?”
 
    陆先生轻描淡写的一摆手道:“当然死了,死的连渣都不剩了。”
 
    楚休点了点头没有说话,魔道手段向来就是如此的狠辣,他楚休这个冒充的魔教传人自然也是好不到哪里去。
 
    别看现
    昔日圣女大人曾经帮过我,这次魔道会盟,肯定不会让你吃亏就是了。
 
    收拾一下,你现在便可以跟我前往骨木山庄了,不过你这身份却也要遮掩一下,换成一个魔道的身份。
 
    这些年来魔道一脉当中已经有些不纯粹了,保不齐就有一些叛徒奸细混杂在其中,阴魔宗便是因为一个叛徒而差点覆灭。
 
    你在江湖上的身份还不错,没人会怀疑关中刑堂的一地掌刑官竟然是昆仑魔教的传人,所以这重身份必须要遮掩好了,省得被人认出来,惹出什么不必要的麻烦来。”
 
    楚休点了点头,这点不用陆先生说他也是知道的。
 
    这年头就连正道中人都无法去相信,更别说是那些阴邪狠辣魔道中人了。
 
    陆先生因为是无相魔宗的关系,只要楚休搬出自己是昆仑魔教的继承人的身份后,陆先生便不会害他,但其他跟昆仑魔教关系不是那么密切的宗门,甚至是昔日曾经背叛了昆仑魔教的明魔一脉可是什么事情都有可能干得出来的。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