秒速彩票|官网地址

除了东齐之地的武者其余人只是稍微看了楚休一

 江湖厮杀永远都要比闭关苦修来的进步大,楚休也发现了,他骨子里其实也是激进好战的,虽然他有时候也会动用一些计谋,但对于楚休来说,只要能用拳头和刀子解决的事情,他其实是懒得去动脑子的。
 
    富贵险中求,这句话其实是江湖上最为通用的真理。
 
    除非是那种大气运加身者,人在家中坐,神功天上来。剩下九成九的江湖人想要变得更强,还不是要靠着自己去拼杀。
 
    楚休看着梅轻怜道:“天下剑宗大会我应该怎么去?现在我毕竟是关西掌刑官,擅自离开所属封地,貌似有些麻烦。”
 
    梅轻怜站起身来道:“这个你就不用操心了,由我来办。
 
    这次五大剑派想要出风头,排场弄的极大,发下去了不少的帖子,自然也有关中刑堂一份的。
 
    到时候我会让你代表关中刑堂去前往天下剑宗大会的。
 
    等到了骨木山庄魔道会盟时,你先去找无相魔宗陆晋那小子,他这次定然也是会去的。
 
    无相魔宗在我隐魔一脉当中的实力还算是比较强的那种,陆晋那小子也欠过我的人情,我已经通知过他了,这次他会告诉你怎么做的。”
 
    楚休了然的点了点头。
 
    以梅轻怜对关思羽的掌控力,她能做到这点也倒也算是很正常。
 
    接下来数日之后,楚休大部分的时间都是继续在刑堂分部内修炼着,而派楚休代表关中刑堂参加天下剑宗大会一事,也是很快便下来了关思羽的命令。
 
    对于楚休作为代表参加天下剑宗大会一事,关中刑堂内大部分的武者还是有些不满的,认为关思羽未免有些太过偏爱楚休了一些。
 
    上一次神兵大会派楚休参加倒是可以,那只是年轻一代争夺的擂台,关中刑堂年轻一代内的确也找不出来比楚休更强的。
 
    但这次天下剑宗大会则是囊括了整个江湖上的大派英豪,作为观礼之人,那可是代表着自己身后的宗门势力,绝对是出风头长脸去了,楚休有何德何能代表整个关中刑堂?
 
    论资历的话,其余三大掌刑官都要比楚休资格老,论实力,缉刑司那几位首领那个不比楚休更强?结果这个人却偏偏是楚休。
 
    其余几个掌刑官当中,萧熠和楚思摩倒是没说什么,只有殷伯通反对的最为厉害,还给关思羽特意写了几封信,让关思羽慎重考虑一下这件事情,但结果却是被关思羽给无视,这让殷伯通也是无可奈何。
 
    拿到通知后,楚休暂且安排了一下关西之地的事情,便直接前往西楚。
 
    其实倒也没什么安排的,楚休应该可以说是历年来掌控关西的这些掌刑官当中,最为强势的一个,杀性也是最重的一个。
 
    虽然楚休的行事方式被关西之地的武林势力所诟病,暗中诋毁,但只要楚休一天不死,关西之地的这些武林势力便不敢去挑衅楚休的威严。
 
    关西之地最大的两个大族可都被楚休一日之间彻底覆灭,卫家和张家祖地上的血迹可都还没干净呢,谁敢跳出来找死?所以楚休倒是对关西放心的很。
 
    西楚之地楚休并没有来过,不过在天下三国当中,西楚也是最为特殊的一个。
 
    天下皇朝当中,只要是一旦开始分裂,那就必然有西楚之地一个,虽然说名字不一定也叫西楚,但这也能够证明西楚之地乃是天下中最为不稳定的一个,很难统一。
 
    原因很简单,西楚之地颇有些穷山恶水的感觉,到处都是未经开发的荒野密林,其中甚至还有一些从上古时期苟活繁衍下来的凶兽,整个西楚有八成的地方其实都不适合人族居住,只有一些有实力、有底气的大派才会在这种地方开宗立派,图一个清静,也图当地那些丰富的修炼资源。
 
    因为人数稀少,所以说整个西楚之地的皇朝势力倒是并不大,但武风却是昌盛繁荣,虽然比不过东齐,但却比北燕都要强那么一些。
 
    武林繁荣而皇朝积弱,历年来西楚朝廷很少参与到三国之争当中,大部分时间都是东齐强的时候联合北燕打压东齐,而等到东齐吃亏,西楚却又立刻抽身而退,好像没什么进取心一般。
 
    而事实上不是西楚不想打,而是以西楚的力量想要进攻中原皇朝,基本上是不可能的,能够保持现状对于西楚来说,就已经是相当不容易的事情了。
 
    通往西楚的官路有些狭窄,一路上楚休看到了不少持剑武者行色匆匆,显然都是准备去参加天下剑宗大会的。
 
    天下剑宗大会百年才召开这么一次,其中不光有年轻一代的剑道强者对决竞争,还有宗师级别的剑道高手互相切磋,更有各大派的剑道宗师公开讲道,可以说那些散修武者只要去了,就绝对不会吃亏的。
 
    而且这一次天下剑宗大会还对外放开了条件,所有江湖人都可以前来观礼,这就引得更多武者前来观看凑热闹了。
 
    楚休直接一路来到距离浮玉山不远的庆州府内,梅轻怜已经通知了无相魔宗的陆先生,陆先生若是到了,自然会前来通知他的。
 
    拿着天下剑宗大会的请柬,楚休直奔庆州府剑离阁而去。
 
    剑离阁算是酒楼和客栈综合在一起的产业,不过听名字就知道了,基本上只会招待江湖人的,而在天下剑宗大会时期,剑离阁更是只招待剑修武者,其他非剑修的武者,只有拿着天下剑宗大会的请柬才有资格进入其中,至于其他散修武者嘛,那就只能被拒之门外了,毕竟剑离阁虽然大,但却也空间有限。
 
    这么做虽然会引来一些非议,但却也没什么人敢闹事,因为剑离阁乃是坐忘剑庐的产业。
 
    五大剑派当中,坐忘剑庐的实力绝对是排在前列的。
 
    坐忘剑庐的武者修的乃是悟剑之道,通剑意、晓剑理、习剑法,循序渐进,根基扎实无比。
 
    所以说坐忘剑庐从开宗立派的那一天便一直都位列五大剑派之一,历史上要么是五大剑派之首,要么也就是居于中流,反正从来就没有像越女宫那般,辉煌的时候强大无比,衰败的时候又没落的不成样子,坐忘剑庐的实力可是一直都很稳定的。
 
    而且这次天下剑宗大会,坐忘剑庐也是最有实力登顶五大剑派之首的存在。
 
    剑离阁门前,两名身穿白衣执剑的坐忘剑庐弟子冲着楚休一拱手道:“这位朋友,非剑修武者还请出示天下剑宗的请柬才能够进入剑离阁。”
 
    这两名坐忘剑庐的武者态度还算是客气的很,毕竟天下剑宗期间来往高手强者无数,五大剑派也不想生事,所以派出去接待的弟子都是那种八面玲珑的角色,不会因为态度造成什么误会。
 
    楚休递上请柬,其中一名坐忘剑庐的弟子一看,立刻拱手道:“原来是关中刑堂的楚大人,请进。”
 
    说着,那名坐忘剑庐的弟子立刻高声道:“关中刑堂代表楚休楚大人到!”
 
    话音落下,内里立刻便有一名坐忘剑庐的弟子走出来,将楚休给领进剑离阁内。
 
    这倒不是因为坐忘剑庐的弟子态度好,服务周到,而是逼得不得已。
 
    这段时间前来剑离阁的武者这么多,互相之间有仇怨的,宗门之间有仇怨的,甚至就是因为看对方不顺眼的根本就是不计其数。
 
    身为武者,几乎就找不出来几个脾气好的,动手是常有的事情,这几天就因为一个座位,便有无数武者打了好多次,所以坐忘剑庐的武者也学乖了,只要是拿着请柬来的人,一律由坐忘剑庐的人安排就坐,省得还因为一个位置打起来。
 
    而此时剑离阁内也有不少的武者望向楚休,除了东齐之地的武者,其余人只是稍微看了楚休一眼便收回了目光。
 
    楚休虽然出身北燕,但他在北燕只能算是一个小角色,西楚他也没来过,所以这两地的人对于楚休都只是道听途说过一些东西而已,反而是在东齐,楚休的名气倒是大的很。
 
    就在坐忘剑庐的弟子给楚休刚刚安排好座位时,坐在楚休对面的一名中年武者却是猛的一拍桌子,重重的冷哼了一声。
 
 
------------
 
第三百七十三章 大仇人
 
    有些人是朋友遍天下,例如‘小温侯’吕凤仙这样的人。
 
    还有人则是敌人满般狂妄的,这楚休到底是得罪了多少人,竟然连仇人都记不过来了。
 
    那中年人的面色也是阴沉的可怕,其实他这次倒是没想找楚休的麻烦,这里是坐忘剑庐的地盘,坐忘剑庐的面子还是要给的,而且来之前他师父也吩咐过了,这次天下剑宗大会一定要低调,要不然早从楚休进来的时候他便开始发难了。
 
    结果那名坐忘剑庐的弟子却是无意间就把楚休给带到了他身边,这样一来他可不能再无视了,所以才拍桌子冷哼了一声,但他怎么都没想到楚休竟然连他是谁都不知道。
 
    那名中年武者咬着牙冷声道:“沧澜剑宗,窦广臣!楚休,你这是在故意羞辱我沧澜剑宗?你废了我师弟,这笔帐我早晚都跟你清算!”
 
    楚休一拍脑袋,这才想起了对方究竟是谁,毕竟窦广臣昔日还曾经带着人在殇邙山装模作样的围堵过他,不过那时候楚休却是并没有跟窦广臣打过照面,只是在远处见过几次,所以倒是有些想不起来了。
 
    施施然的坐下,楚休淡淡道:“沈白是个人物,虽然他是我的手下败将,不过他却比你更强。
 
    此事换做是沈白,他若是不想杀我,那便不会跟我在这里吹胡子瞪眼,做那些无用的姿态。

相关阅读